超级节点的诞生与现状

为什么超级节点与DPOS共识机制在18年突然流行?这很大程度要归因于超级节点巨大的营销意义。在EOS之前,DPOS共识机制并没有超级节点这个概念,而只有见证人这一概念,且大多由社区内部人士负责「见证」出块。

EOS将「见证人」更名为更吸引眼球的「超级节点」,且以巨额收益为噱头在区块链行业广泛宣传与布道,不仅极大地提高了EOS的知名度与曝光度,也刺激EOS币价疯狂上涨,这成为许多公链采用DPOS共识机制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区块链行业发展到去年,DApp们对公链性能的要求越来越高,DPOS共识机制的确能加快主链的交易处理速度,从而优化DApp的运行状况。

除了首创者EOS之外,区块链行业目前已经有波场、公信宝、CyberMiles、IOST、ONT等知名公链采用了基于超级节点的DPOS共识机制,总计至少有50条以上公链宣布采用该共识机制。

与此同时,超级节点也开始大量诞生,去年EOS的100个候选节点名额即引起数百个机构的竞争,后续波场等公链的节点竞选也带动了大量机构参与,其中还包括各类交易所、投资机构、钱包、媒体、矿池等,自宣参与节点竞选在去年年中成为行业最为流行的一股潮流,仿佛不参与参与就是落伍于行业,这其中部分项目是受到高额的收益诱惑,部分则是为了「 蹭热点」、「 刷存在感」。

但时至今日,超级节点的热潮已经再无声势,不仅很少出现各个超级节点的相关报道,这些超级节点本身的处境也愈发艰难,许多内在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对超级节点冲击最大的因素当属币价的暴跌。以EOS为例,根据白皮书设定,EOS每年会增发代币的5%给超级节点,以代币总量10亿个、超级节点21个以及当时EOS币价约100元计算,平均每个超级节点每年可获得约2亿元分红。但随着EOS币价下跌至10-20元,以及当选的超级节点持续动态调整,各大节点通过生产区块获取的实际收益较此前的预估至少缩水了7-9成,排名越靠后缩水程度越大。

近期,甚至越来越多的声音认为绝大多数节点都已经陷入亏损,但据链捕手了解,这种声音与实际情况有所偏离。「排名靠前的那部分节点基本上都能保持收支平衡,但靠后的50家候选节点基本上就没什么收入,很难维持日常运行。」

目前,很多超级节点已经将目光投向DApp、钱包等具有盈利前景的业务,以缓解资金紧张的状况。

但无论如何,目前已经很少有超级节点能通过出快奖励获取丰厚利润,这无疑放缓了超级节点们进一步拓展业务乃至于为公链生态做出贡献的步伐,一定程度上也与超级节点们另一个困境具有因果关系,即在推动公链社区建设与公链建设方面作用较少。

超级节点之于公链,不仅承担着提供算力、稳定出快与维护运行的责任,还具有更多的重大责任。「超级节点应该是公链基础设施提供者、治理的深入参与者、认知的撮合者这几个角色,它们依托着公链的激励而生、而活,需要成为公链最大程度的参与方和利益相关方。」

超级节点是公链的共同建设方,相当于国家下设的公共部门,通过分工合作共同推进生态的建设。

目前来看,一方面许多超级节点仅满足于出快收益,其他作为甚少,另一方面许多超级节点虽然下了大功夫开发DApp或钱包等产品,但多数产品用户很少、缺乏创新性,对公链生态拓展的作用相当有限。当然,这对整个区块链行业都是一个大难题。

在EOS、波场等知名项目以外的其他公链,各类问题要显现得更加严重,在币价低廉、知名度低的情况下,它们甚至还面临着超级节点招募难、社区建设难等问题。

由此,市场也已经出现多家专门主打社区治理的机构,并作为超级节点在多条公链逐步铺开,前文提及的NodePacific正是其中一家。Catherine向链捕手介绍,包括正在对接的公链在内,NodePacific目前已经成为近10条公链的超级节点,其工作包括为各大公链组织线上治理会议、提出治理建议等,「对于怎么召集大家讨论一个议题,怎么带领更多人参与社区治理,我们有自己一套系统化、标准化的方法论,所以很多公链都会找我们去做超级节点。」

同时,部分新兴公链在超级节点相关机制方面也会进行针对性的调整,以避免EOS等公链遇到的问题。以公信宝为例 ,他们会鼓励不同社区、不同能力以及多元化的节点参与超级节点竞选,同时还在社区提议了得票衰减机制以及缺块惩罚机制,防止得票节点长期不作为并保障网络的稳定。

Enjoyed this article? Stay informed by joining our newsletter!

Comments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Related Articles
About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