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区块链行业即将迎来一场新文化思潮?

为什么区块链行业即将迎来一场新文化思潮?

这是链上观的第24篇原创文章
五月四日,是一年一度的青年节,也可以说是“后浪节”。

回想一百年前,在中国即将迈入近现代的前夕,受西方社会文化的影响和洗礼,经历了上千年儒家文化统领的近现代中国掀起了一系列社会新思潮。

来自全国各地的知识青年成立了数百个社团和刊物,用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主张和观点,出现了包括社会主义、实用主义、无政府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新村主义、工读互助主义等等新思潮。

这些新锐的思想与传统的思想观念产生了激烈碰撞,形成了学说竞起、百家争鸣的局面。例如,陶行知的教育救国思潮、范旭东的实业救国思潮、詹天佑的科学救国思潮等等,也出现了包括李大钊、陈独秀、胡适等在内的一大批“新思潮旗手”。

尽管这些新思潮中也混入了一些对社会有消极影响的学派,但整体来看却大大解放了国人的视野和思想,加速了中国近现代化的历史进程,奠定了只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思潮才是真正符合中国国情的思想理论。

在我看来,作为一个朝气蓬勃的新兴产业,眼下区块链行业也正处于一轮“新文化思潮”当中。这里边有原教旨主义恪守的去中心化信仰,有实业兴链的产业区块链春风,有技术必须扛政府审查的理想主义,也有币圈无用论的悲观情绪等等。

在比特币即将减半之际,一场气势恢宏的大牛市会不会来临我们不得而知,但很显然一场轰轰烈的区块链大思潮已经爆发了。

为什么区块链行业即将迎来一场新文化思潮?

 

01

 

我们不妨来看看,区块链行业近期发生的几件发人深省的大事。

1)一则央行正在内测DCEP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了大家对于未来数字货币新支付时代的畅想,然而央行DCEP只是做了纸钞的数字化,从其技术和构成形态来看貌似和区块链技术没半毛钱关系。然而,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明确指出央行DCEP是把区块链技术的内核拿了出来,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那么,央行DCEP到底算不算是区块链应用呢?所谓区块链定义的标准和边界究竟在哪里?

2)就在央行DCEP“胎动”的同时,大洋彼岸“难产”的Libra却突然更新了白皮书2.0。1.0的Libra还是一个由互联网巨头Facebook发起,以Visa、Paypal、Uber等大机构为超级节点的超越主权范围的全球性数字原生货币,而2.0的Libra则放弃了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宗旨,也放弃了无许可公有链的计划,还组建了50人的反洗钱团队。有人就开始疑惑了,拥抱监管后的Libra还能叫区块链么?

3)一国内知名DeFi平台Lendf.Me遭黑客攻击损失了2500万美元,就在行业共话凄凉之时,黑客却返还了全部被盗资产,这原本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但由于追踪资产时利用了中心化的治理手段,把原先标榜去中心化的1inch平台推向了风口浪尖。究竟在去中心化世界里能不能容许中心化治理的存在?一场关于去中心化和中心化(DeFi与CeFi)的争论也开始了。

4)4月20日,国家发改委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把区块链正式列入新基建中的信息基础设施中。在此前后,各大互联网公司在区块链行业争先亮剑,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面向中小企业正式推出开放联盟链,腾讯公司也发布了区块链产业加速器,国家信息中心也联合中国移动、中国银联等共同发起了一个区块链服务网络(BSN)。对于此很多人不明就理,他们到底想做什么?这预示着,区块链赋能实业潮正式向公链世界发起了挑战吗?

这四件事当中,有矛盾和冲突,有观点争锋,但却是当下区块链世界最真实的写照。但在我看来都特别的有象征意义。(在下面五个新思潮论述中会提到)这预示着我们正身处一场没有边界,可扩展性极强,甚至有推到重来的区块链认知新思潮漩涡之中。

毕竟发展区块链,要从正确认知区块链开始。

 

02

 

在我看来,区块链并非只是一门技术,它是由“去中心化、分布式存储、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共识机制、通证模型“等技术特性共同组成的一种社会治理模型,也是一种区别于传统自上而下,中心化治理方式的新治理思潮。

这一点,我们从国家的一系列政策顶层设计中也能看到端倪。

去年10月24日国家将区块链技术上升为核心技术突破口;今年03月30日在《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中将数据列为第五大生产要素;今年4月20日国家发改委又明确将区块链纳入新基建范畴当中。

国家的意志很明确,以“新基建”为冲锋号,以“数据”为生产要素,以“5G、IoT”等技术为生产力,以“区块链”为传统产业融合新技术的指导思想(生产关系),以“大数据”为生产资料,进而推动国家治理的数字化经济转型。

所以,在我看来区块链至少有广义和狭义的两层意思:

1、狭义上的区块链是一门集成非对称加密和分布式数据存储、链式交易信息验证等要素实现的点对点记账技术,是一套链上可信交易系统。

2、广义上区块链是一套分布式的治理思想,目的将组织的所有权和治理权进行分割,在一套弱中心、公开透明、互相信任的治理体系下,搭建一个资源精细化分配的社群激励体系,从而构建平等、自由、共享、互信的价值互联网社会。

过去我们认知中的区块链都太过狭义,事实上往广义角度延伸就会发现区块链世界别有洞天。

区块链新治理思潮根本是为了解决传统旧治理规则存在的不公平性、信息不对称、数据垄断和侵犯、人和人之间信任缺失、组织个体权益分配不均衡等诸多问题。具体可参看我在文章中的表述。而发展区块链的意义也正是为了改善和优化传统生产关系,在于升级信息互联网,在于融合传统实体经济,进而构建一个价值互联网社会。

下面,我会例举当下区块链行业存在的五种区块链思想,与诸君分享:

 

03

 

绝对去中心化思潮:

现在提及区块链技术,人人都能来一句“去中心化”,仿佛去中心化就是区块链的天命一样。

诚然,在区块链发展早期,“去中心化论”是早期密码朋克主义的初始情怀,用以吸引大批的极客参与区块链生态其中。要知道,对于一个极客而言,没有什么能比一个绝对去中心化的平台更酷的了,即使赚不到钱也乐享其中。之后很长时间内,去中心化则成了判断一个项目是否优良的评判标准。

这种思潮带有鲜明的区块链原住民极客情怀,他们以绝对的技术中性论和对“Code is law”的绝对信奉来支撑自己的思想。这像极了五四思潮当中的“新村主义”,主张人人平等、互助友爱的理想生活。

然而,这种思想注定只能是田园牧歌般的梦想,只能在小众群体中实行,不可能接轨主流社会。这其中渊源犹如,当下互联网和暗网的关系。

因为,区块链技术在当下生产力背景下,始终存在“去中心化、高并发性能和安全”的不可能三角问题。至少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声称绝对去中心化的平台,其所提供的高并发处理能力能取代中心化互联网。当然,近些年随着Layer 2、分片、跨链、侧链等技术的加持,去中心化的践行之路也逐渐清晰了,但这还不够。

反倒,现在去中心化理论被太过神话了,成了悬在每一个开发者抬头三尺的神灵,多少人在小心翼翼供奉着它,生怕哪天被人揪住小辫子称对神灵不敬。

就以Lendf.Me去中心化协议被盗为例,当黑客被生态协作伙伴联合追回赃款后,大家本应该对平台挽回了用户损失拍手称快才对,然而少数极客却以追讨被盗资产过程中使用了中心化治理权限为由,对协助追踪的去中心化平台1inch进行猛烈的道德谴责。

我个人很尊重极客们去中心化的信仰和追求,但我实在不理解为何“唯去中心化论”会成为行业高高在上的道德审判标准。

 

04

 

中心化治理思潮:

在说了绝对去中心化思想不切实际之后,有的人会按捺不住抬杠,意思是发展区块链必须要中心化咯?

好吧,如果是发扬中心化的话,中心化的支付宝,中心化的微信,中心化的淘宝,中心化的抖音,它们难道不香么?何必大费周章再筑底再造搞一套区块链系统。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指的中心化治理思潮,一定不是传统意义权利上的中心化,而是在问责制度和治理效率上的中心化。

因为用户关心的并不是中心化或去中心化,而是其信任背书能力。如果一个中心化平台能够赋予用户绝对的信任,去中心化是没有意义的,反之,如果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同样能赋予用户绝对的信任,中心化治理也没有必要。

我们得杜绝一种现象,出事前挂羊头卖狗肉搞“中心化”,出了事就想靠一句“去中心化”撒手不管了。

我在链上观读者群里说现在一个中心化的区块链平台可能会发展得很好,商业模式也不错,但始终会具有一定的“道德风险”,有粉丝说我是对“跑路”做了含蓄美化的表达。其实这正是眼下区块链产业比较拧巴的一点,去中心化吧不安全,中心化吧有跑路可能。

在我看来,目前平台可以糅合去中心化技术内核+中心化治理思想,简单来说,用去中心化架构做技术内核,但把公开透明、可追溯、不可篡改等作为公开的治理思想。这样做一方面能对冲突发安全事件给用户带来的群体性伤害,另一方面还会对平台方有技术和制度上的约束,以降低其“跑路”的可能。

 

05

 

抗政府审查思潮:

由于当初中本聪发明比特币之初,赋予了比特币不受且不可能受第三方监管的技术特性,于是一部分人就认为区块链必须具有政府审查的技术特性,貌似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打破信息不对称,杜绝贪腐和权利收割,实现真正的民主平等。

但我们需要认清一个客观事实,任何新思潮想要在主流社会普及一定绕不开统治者的监管。我们所熟悉的儒家思想学派,数千年来根本都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

在五四时期也同样出现了“无政府主义”的思潮。俄国无政府主义者克鲁泡特金在《互助:一个进化的要素》一书中提出,人类可以通过互助进入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模式——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种思想目的是要对抗富人转圈和贫富不均等社会问题。然而,怎么可能呢?无政府主义的思想和绝对去中心化思想别无二致,注定是个乌托邦的理想国。

原因很简单:

1)抗政府审查的区块链,很难得到最主流的资本、人才、资源等市场力量推动,靠自然生长的话,发展进程会相当慢,很多理想志气之人恐怕根本熬不到行业高光时刻便下车了;

2)缺乏有效监管的区块链,市场会出现很多空气币、传销币、资金盘等打着技术幌子行骗的作乱分子,使得整个行业乌烟瘴气、乱象滋生;

以Libra为例,我们认知它的价值不能以其是否拥抱监管为先决条件。在2.0白皮书发布后,很多人就以Libra拥抱监管为由否定了它将在区块链技术应用上的落地价值,这显然是不对的,事实上,接受监管预示着其将以更快的发展速度融入我们的生活。

在我看来,区块链技术要拥抱主流市场和人群,政府监管是始终绕不开的。要知道,比特币的抗政府审查特性不具备可复制性,况且其也还没实现全球数字货币的愿景,你怎么能妄想一个不受政府监管的产品成为社会的主流应用呢?

 

06

 

实业兴链思潮:

实业兴邦自古以来就是个万金油思想,社会某种程度上就是由一帮不怕死的理想主义者和一群始终胆小谨慎的务实派构成的。人亦是是如此,无论什么时候,大凡你感觉身处虚无泡沫中开始迷茫的时候,撸起袖子干就完了,绝对包治百病。

回归到五四时期,胡适留洋回国后便开始从事白话文运动,在中国大力推行实用主义,这让大家能很透彻地认清了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进而撇开了虚无无意义争论,着手到一点一滴的改变本身。在公链乌托邦愿景里屡屡受挫的区块链世界,也迎来了自己的“实业兴链”时刻。

事实上,去年1024国家把区块链技术上升为国家战略后,产业区块链的春风就开始刮起了,而且现在发展得也可谓枝繁叶茂了。我们可以看到,产业区块链梯队里出现了,包括趣链、云象、数秦、蚂蚁区块链、京东、百度等等诸多公司。他们当中,有的将区块链技术的可溯源特性应用到电商的供应链服务系统中,有的将区块链的不可篡改特性应用到司法存证、取证等关键环节。而且他们最终要将区块链技术落地到政务、民生、供应链金融等生活的方方面面,赋能一切可能的实业。

相比人心浮躁的币圈,实业兴链的思潮绝对是根正苗红,而且产业区块链在未来数年内也会得到政府的大力扶持,会以超出我们想象的速度,快速赋能给传统实业生态的各个层面。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区块链技术赋能实业,目前还停留在广义区块链的范畴内,比如区块链可追溯特性、不可篡改、分布式存储特性等等。原先区块链技术的某个元素或若干元素和实业组合之后便成了产业区块链。这其实会大大拓展区块链定义的边界,就看你认不认了。但,毫无疑问,这种新思潮会是未来区块链产业繁荣的最根本支撑,会给行业注入新的增量。

 

07

 

币圈无用论思潮:

不知从何时起,“币圈”从人人憧憬变成了人人喊打的代名词,币圈”一词也被强加了很多诸如“暴富、屌丝、赌徒、诈骗”等很多弦外之音。很显然,这是因为币圈太浮躁,大家都不太喜欢币圈的价值观。

知乎上有个朋友问,币圈的存在究竟有什么价值?

我给出了以下这样的回答:

撇开币圈各种乌烟瘴气的乱象。我眼中的币圈其实就是围绕Token买卖交易的一二级市场总称。

从一级市场来看,基于Token的1CO模式改变了传统投融资模式的次序,称得上是一次金融创新,但因为其参与门槛较低,且缺乏监管约束,当抗风险能力较差的普通用户以投机心理参与进来之后,在群体性的盲动和炒作下,再会做市的项目方除非是耶稣转世专门撒钱的,不然多少会陷入“割韭菜”之困;

从二级市场来看,币圈只是一个纯粹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只不过目前市场投资标的质量层次不齐,市场背面操盘手比较多,整体行情波动较大,容易放大用户的投机杠杆交易心理,继而频繁出现引发恶性爆仓踩踏事件。

你看,如果把币圈视为纯金融市场的话,问题反倒变简单了,一句话:模式很美好,但治理很糟糕,有承受能力或自认为聪明的人去玩就好了,小白请远离。

至于币圈是不是有价值,完全可以套用那句老生常谈的大道理:存在即合理。

在我看来,目前行业最大的矛盾在于币圈的金融市场繁荣早于区块链行业的生态繁荣,这才给投机性行为铺设了温床,使得币圈被污名化了,如果二者反过来的话,币圈的存在一点毛病也没有。

以上。

无论是哪一种思潮,都是当下行业面临的矛盾点,也是行业亟待解决的一些瓶颈性问题。我始终相信一点,多样的思潮和争论会推动整个行业在步履蹒跚中走上快速增长通道。

至于还陷于其中一种思想,对其他新思想冷嘲热讽的你,我劝你一句:省省吧。

这个世界是灰度的,并不是非黑即白。

 

 

区块链价值认知

作链上观,任尔东南西北风

区块链价值认知布道者,区块链新思潮旗手,资深区块链从业者。这里没有高大上的概念,也没有生僻的技术说明,只有最通俗的商业、最敏感的视角、最独特的见解。本人尚且是区块链行业的小学差生,文章所思所想,皆是碎碎念,圈内人您莫笑,欢迎切磋,圈外人您莫喷,码字不易。

作者微信号:tmel0328  微信公众号:liansg01 如需转载请加我微信申请开白名单,若认可我的观点,也可加我,拉您加入链上观读者交流群。

本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决战分片之颠 ?全面对比波卡和以太坊2.0的设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