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长铗、周硕基、帅初聊了聊比特币减半、DeFi 与跨链 …

FBG 、Qtum 与巴比特三位创始人分享对比特币减半以及 DeFi 的看法,并探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前景。

原文标题:《长铗、周硕基、帅初,90 分钟大辩论,这些观点绝对刷新你的认知!》
整理:王佳健

5 月 7 日晚,在比特派钱包主办的 BTC 主题系列直播中,巴比特及比原链创始人长铗、FBG 基金创始人周硕基、Qtum 创始人帅初分享了各自数年来对行业的理解。主持人为币爱总编辑刘锋。

他们的观点犀利、辛辣,超前,又有深度,比如:

  • 牛市和减半关系不大,用户的进入才是核心。减半炒一波可能就过去了。
  • 加密货币的用户量至少还有 10 倍增长空间,等到了 1-2 亿量级,它可能就进入主流了。
  • 比特币的价值会越来越大,就像现在美元一样。
  • 比特币可能越来越远离普通人的使用场景,但你会在不知不觉中使用它。
  • 跨链不存在完美的既去中心化,又高效和安全的方案,满足安全的需求就可以了。
  • 可搭积木式的 DeFi,构建不了摩天大楼。
  • 去中心化的概念被扩大了,去中心化只在共识层面有意义。
  • 行业正在成熟化和机构化,散户的交易机会和空间,越来越小了。
  • 加密资产或区块链,它是后浪们唯一的机会。

减半将目光聚焦比特币,但减半后行业出路在哪里,这才是今天最关键的问题。减半结束了,宴席还得继续。

我们与长铗、周硕基、帅初聊了聊比特币减半、DeFi 与跨链 ...

提问:你如何接触比特币的?

长铗:我在知乎上的回答看起来挺传奇,但回想起来,那时我跟现在所谓的韭菜心态没有本质区别。比特币从 35 美元跌到 2 美元,我也是绝望啊。

比特币是一个全新的事物,而我们没有人来自未来,那就不会对它有那么强大的信心。但我接触到比特币时确实非常兴奋。

现在大家把我们视为前浪,但 2011 年的我们也是后浪,前浪是 70 后或 60 后的互联网大佬。我们 80 后对错过互联网创业浪潮有刻骨铭心的体会。我当时也试图抓住互联网大潮的尾巴,干一番大事业,后来发现机会非常渺茫。但我们对下一波浪潮、机会是很敏感的。

我是科幻作家,对科技史有所了解。80、90 年代有一波密码学家在研究加密货币,但他们都失败了。他们没有找到一个去中心化的方式来实现加密货币的点对点传输。当我看到比特币白皮书时我就意识到,多米诺骨牌的第 1 张牌被推倒了。新的浪潮来了。

现在有一个词很火——内卷,它讲的是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就没法靠自身的力量跃迁到下一个阶段,它会有各种内耗。比如创业,同样的资本、能力,在过去你可以获得非常大的成就,但越往后成本越高,机会越小。

后浪一定要抓住这种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变革机会,可能就一到两次。加密资产或区块链,其实是后浪唯一的机会。

提问:除了价格,区块链还有什么让你让你兴奋?

周硕基我对比特币的认识是一个过程。2017 年年底是一个分水岭,之前它其实都是小众玩具。

我相信大多数人肯定不是因为价格才关注到比特币。它非常有意思,可以放在钱包里,它还很值钱,可以交易。

我现在相信两个东西。

第一,我相信用户至少还有 10 倍的增长空间,今天,全球用户量可能是小几千万,1000-2000 万量级,等到了 1-2 亿量级,它可能就进入主流了,那它就会有很多想象力。

第二,我对个人在链上掌握自己的资产,甚至是身份非常感兴趣。

比特币也好,区块链技术也好,它们在价格之外都给我带来了非常大的启发。我也愿意投入其中。

我们与长铗、周硕基、帅初聊了聊比特币减半、DeFi 与跨链 ...长铗

长铗:2012 年之前,我还比较的关注价格,那时我也刚毕业两年,而比特币的波动特别大,可能是经历了财富的剧烈波动,对这个事情就变得很麻木了。当然,可能也是今天有意思的事情非常多,不像以前,动物园里就只有比特币一个动物。2012 年以后,我基本上不怎么关心价格这个事情了。

比特币是上一个阶段的事情,而一个阶段要做一个阶段的事情。

比特币的故事已经很完美,白皮书里的理想基本上都实现了。今天,在比特币上你没法构建非常灵活、完备的 DeFi 生态,所以我们自然要进入到下一个阶段,会有越来越多创新型的公链,通过跨链协议把加密资产共享和流转起来,在某些链上它又可以组合,以及再创造出新的一些金融工具。

我觉得这是当前这个阶段可能最值得想象,最值得去做的一个事情。当然,我觉得我们不能把这两个阶段视为对立的两个阶段,它们是互补的。

我现在比较关注的 2 个方向。

第 1,资产上链,过去,我们都认为现实资产上链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需要中心化权力机构的认可、认证。

现在看链条并没有那么长,像 USDT,像 DAI 这种稳定币诞生了,我们发现了一条新的路径,资产上链是可以通过抵押数字资产,甚至是多元数字资产映射等来完成。 这就好像打开了一个互联网或是现实中没有出现过的新世界。资产上链并不虚,它近在眼前。

第 2,DeFi 生态中非常有意思的创意的想法,比如借贷、交易等。

今天很多金融工具的设计师并不是学金融的,而是理工科宅男,他们用数学思维,用编程方式来实现,我觉得很酷。但我对 DeFi 生态有一个不满,我不认可搭积木的方式,这种方式构建不了摩天大楼。

提问:比特币很完美了,它未来还有增长的空间吗?

周硕基价格的增长会带来新用户,用户增长又会带来价格上涨。

有一个趋势,新用户进来不见得直接购买比特币资产。

现在金融创新非常多。比方我们发现最近美股和比特币价格具有相关性,有没有可能把美股 SPX 搬到链上,让它和比特币做一个组合,成为新的资产。别人购买这个新资产,等于被动持有比特币。

很多人已在做类似尝试,我相信很多用户会从这个方面去进入币圈。就跟很多人通过纸黄金,通过 ETF 去持有黄金是一个道理。

长铗:比特币的价值跟它的用户量,包括有多少使用场景,比如支付,关系不大。

第 1,用户不需要直接使用比特币,它甚至会越来越多的远离普通人的使用场景。但人民会在不知不觉中使用它。比如说你在链上交易原油这种正常的资产,而它背后就是用比特币来抵押或开发的。

第 2,很多人说比特币的支付价值已经破裂,但这根本不是问题。正因为它是一个好的货币,它必然会退出流通市场,大家愿意用它来储值。实际上,通过借贷协议,人们正在把比特币抵押换成稳定币,再用稳定币去买矿机或比特币。

我反而比较看好比特币的储值价值,对比特币的未来相对乐观。

而随着 DeFi 生态的扩大和跨链技术的引入,比特币的价值会越来越大,就像现在美元一样。

帅初:数字黄金是比特币最核心的功能,还有去中心化,抗审查也是它的价值来源。在世界范围内,它确实还没有完全合规,但它在金融体系里独创了一套新的金融体系,今天,我们已经形成了以比特币价值为依托的一个巨大的金融网络。

比特币现有的技术架构足够支撑它未来可能到达万亿美金的市值,甚至更高。我觉得基于它的愿景和理念,它的技术是够用的。

我并不认可所谓的 1.0,2.0 这类概念。今天,这个行业已经超越了单纯的对技术高下的竞争,更多是看谁能尽量去获取更多的增量用户。比特币现在自发的网络效应在不断蔓延,它依然是行业的主导者和统治者。

我们与长铗、周硕基、帅初聊了聊比特币减半、DeFi 与跨链 ...周硕基

提问:减半的影响是什么?现在市场是火热还是清淡?

周硕基此前的牛市和减半关系不大,用户的进入才是核心。现在大部分比特币都在流通中,减半减少抛压的说法站不住脚。

减半炒一波可能就过去了。我们要看用户是不是真的进来了。我觉得 DeFi 是最近看得到的,为数不多的亮点。

普通投资者,策略上可能是市场冷清时买一点,高点卖掉,然后等下一个机会。

这个时间点你让我去判断,我判断不出来,我跟你一样,我也觉得市场其实比较比较清淡。

长铗:减半我认为是小气候,像是春夏秋冬这种周期性的事情。长期看好比特币就是全球变暖这种大气候,而这种大气候看的不是技术,而是整个的共识。

历史不会重演,但历史有它的韵脚。减半告诉我们一些规律性的东西,一种微妙的共识。它确实能吸引一批新人进来。

我们是这个圈子的原住民,我们永远都在这个圈子里,我们不是很在乎这个事情,就像寒暑一样每年都会有。候鸟型的投资者确实会关注周期,减半来了,他们就飞过来。

帅初:减半更多是短期效应,它可以帮行业吸引更多眼球,带来更多新用户。 长期看我们都坐在比特币这艘大船上,目标是更远的前方。

我觉得加密货币行业正在逐步走向成熟化、机构化,每一年的参与者背景都有很多变化。 比如今年,像文艺复兴基金这种传统量化的精英巨头开始对行业感兴趣。前两年这都是很难想象的。

某种意义上散户的交易机会和空间是越来越小。我们将被迫成为了一个 Holder,我相信一个长远的愿景,加密货币领域可以吸引大量资金和人才,就像黑洞一样。

但现在行业依然小众,它的边界依然没有触及大多数人群。如何拓展边界,让更多人认识它,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

提问:好像整个行业挺悲观的,并没有非常好的应用出来,你们的信心来自哪里?

长铗:创业者本身都是乐观主义者,创业者不相信一个事情,那还创业干嘛?

事物也都有两面性,就像半瓶水,有人感到绝望,有人看到希望。

dForce 危机最近很火。社区很悲观,觉得 DeFi 没有希望。我们也做 DeFi,我们就看到了希望。我们看到了 DeFi 的坑,那将来就可能会绕开。大家看到以太坊的 DeFI 受制于以太坊性能,这是问题,但这些问题解决了,不就是希望吗?它背后是一些创新和机会。

提问:2019 年跨链很火,但好像所有的链都不太好用,资产也没有什么真正价值,跨链干嘛呢?

长铗:过去的 DeFi 受制于效率和单一资产问题,但今天这些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比如跨链,之前不仅体验不好,资产跨过去后用户只能获得代币奖励,什么也干不了,恰恰,资产跨链后做什么才是最关键的。

我们跨链已经在做了,今天活动组织方比特派也是我们跨链网关的联盟节点之一,其它还有麦子钱包,Cobo 等等,我们设计了多签+门限的方案,从博弈角度说,没有任何一方可以拿走跨链的币,安全角度看这已经足够用了。我认为,跨链不存在完美的既去中心化,又高效和安全的方案,满足安全的需求就可以了。

另外,我们也实现了链上撮合,既磁力合约,撮合操作全部由共识节点完成,全部上链,交易体验和中心交易所几乎没有区别。

基于比原链 BUTXO 架构,可以做到交易及转账。这意味着资产兑换并不需要中心化平台。用户在自己的钱包就可以完成资产的转账交易。

6 月份,我们会推出超导兑换,它可降低交易磨损,减少交易滑点。

最后,既然 MOV 上通过跨链进来了这么多的资产,那我们就可以推出类似于 Libra 一样的稳定币。今年,我们最后的事情就是和不同平台联合发起一个民间的稳定币项目,去和 Libra、DAI 进行竞争。

我们与长铗、周硕基、帅初聊了聊比特币减半、DeFi 与跨链 ...帅初

提问:你觉得行业里有没有被高估的概念?

帅初:比如 DApp,2018 年我说 99% 的 DApp 会死掉,因为去中心化并不能够带来更好的体验,去中心化可以给资产赋予更多价值,但会给应用体验大打折扣。今天,DApp 已经不火了。

比如 TPS,高 TPS 的前提是网络已经满负荷了,可是,如果网络本来就空荡荡的,TPS 再高没有什么意义。

现在行业有个非常大的问题——同质化竞争,大家都想做大一统的平台。但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未来,区块链项目会越来越具有专注度,也会更加注重差异化。你服务好你的客户,我服务好我的用户,就会有好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周硕基我之前也认为这个市场会有很多竞争者,但现在我比较悲观,我觉得头部项目会把其它项目全部清理出去。尾部的项目,等他们把钱花光了,就可能慢慢消失。创新越来越难了。

当我们参与这些资产投资的时候,需要非常谨慎。既要识别资产的好坏,还要识别资产的周期,然后去分析资产的未来。这是非常复杂的一个事情。

可能我们要站在一个 5 年、10 年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比如推测 5 年后比特币会进入怎样的阶段,然后反过来看今天的加密货币投资。这也是我投资的心得、做法。

长铗:去中心化,我认为不是被高估,而是被扩大化了。

去中心化被用于共识机制,它让每个节点都有自主打包的权利,以防止节点去逆转某种交易。所以我认为去中心化只有在共识层面有意义。

现在什么都去中心化,团队也去中心化,你搞一个项目,结果被人黑了,总有人负责吧,你不能完全去中心化。

另外,我看到一个观点,去中心化预言机可能是个伪命题,压根就不存在去中心化预言机。你要运行一个系统,那总有中心化的因素在里面。

我认为中心化的运营机是需要的。你是 DeFi 你就不能用去中心化预言机,那会造成死亡螺旋。

这是最近我对这两个概念的怀疑吧。

来源链接:

  一文了解比特币网络运行原理与区块链应用前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