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科研经费匮乏,如何调整支出模式以改善资金困局

目前加密货币开发资金来源主要是包养模式与预付款模式,可以通过重视并规划预付款模式或者切换到悬赏模式与诺贝尔奖模式来改善资金困局。原文标题:《科研经费支出模式和币开发资金优化方案》
撰文:黄世亮
「每一次 Amaury 进入我的视野,都是要钱。。。」一位 BCH 持币大户在微信上跟我抱怨这次 BCH 开发者对近日(2020 年 2 月 15 日发表于 bitcoinabc.org 的公告)发表的对挖矿进行抽成,以筹集成立 BCH 基础实施开发资金。加密数字货币的开发,是以开源社区开始,到现在为止,11 年了,最重要的那些币,都还是以开源社区的形式运行着。开源社区的资金来源,一直是困扰币圈发展的重大问题。需要承认的是,目前以开源社区为主导的币开发项目,都遇到了开发资金瓶颈。开发者正在失去在开源社区努力的动力。在 2019 年,我盘点了 BTC、BCH 和 BSV 的 full node 更新版本,查阅了开发者们为比特币生态做了哪些工作,现实是三大比特币分支,进步都不明显。BCH 的开发算是三者之间最积极的。BTC 主要开发者是 Bitcoin Core 开发组,现在的主要资金来源是,几个重要的现役 Core 开发者是受雇于 Blockstream 公司。另外的资金来源就是社区捐赠。具体的年消耗开发资金查不到,公开的社区估计是年耗 1000 万美元这个级别。BTC 的开发资金一直很少。历史上主要资金来源非营利性组织,大公司捐赠和社区捐赠。Gavin Andresen 早在 2012 年成立有比特币基金会,但在 2015 年花光了钱。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在 2016 年设立了 90 万美元的比特币开发者基金,名气很大,但钱和需求相比,实在是少。和正常软件项目的庞大开发支出相比,比特币开发用资金是非常欠缺。绝大部分开发者都是无薪的自愿者。BCH 主要开发者是 Bitcoin ABC 开发组,资金来源主要来自大公司资助和社区捐赠。在 2017 年 8 月 BCH 诞生以来,开发资金主要来源大公司捐赠。比特大陆,Bitcoin.com 都赞助了资金,但详细的资金金额和去处我查不到。Bitcoin.com 的 Rogver 曾经宣传过百万美元生态基金,但详细的利用细节无从得知。okex 曾经给 ABC 捐赠过一些币,但被 Amaury 转送给了 Electroncash 开发者。2019 年 Bitcoin.com 牵头设立了 BCH 发展基金,很快募集到 800BCH。BCH 最重要的开发者 Amaury,多次公开在 Twitter 上发推说缺钱开发,缺钱雇员工。BSV 的开发基本上是由 nChain 公司完成。BSV 的开发者认定协议只需要恢复到最早的 bitcoin0.1 版本就好,开发应该会简单很多。BSV 的开发力量主要集中在应用层上,是各个公司自己的事,不存在公益性质的开发基金募集和花销问题。以太坊的开发资金主要来自公开募资和创世币发行,公募到了 1840 美元的比特币(31591BTC),同时在创世块发行了 600 万 ETH 给以太坊基金会,和 600 万 ETH 给早期的开发者。现在以太坊基金会财力有限,V 神曾经自掏腰包 1000ETH 奖励给开发者。以太坊的开发,也是越来越慢,已经慢到了币圈都嘲笑。EOS 的开发几乎全部来自 Block.one 公司,这和比特币等去中心化的开源社区有所不同。他们到不缺开发资金,EOS 公募了 40 亿多美元的资金。但 EOS 缺监督,资金利用透明度很差。莱特币基金会也多次声称缺钱,开发长期处于停滞状态。开发者丧失动力,甚至直接流失更重要的原因是机会成本。Gavin Wood,Polkadot 的创始人,是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Gavin 离开以太坊搞 Polkadot,到目前为止,先后三次公开募,筹集资金超过 1 亿美元。第一次 485331ETH;第二次 306276ETH;第三次没有公布准确数字,大家估计超过 6000 万美元。开发者一边面临着为开源社区做贡献穷酸的收入,另一边面临着发币发链巨额收入的诱惑,区块链技术进步缓慢也是可以理解的。另一方面,大企业开始涉入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著名的有 Facebook 的 Libra,中国央行的 DCEP,蚂蚁金服的蚂蚁区块链……,这些企业和机构,有人有钱,碾压现在的币圈开源社区。币圈怎么办?如果能在保持去中心化和节操的前提下,激励开发者?包养模式(或受雇模式)。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贵族们流行赞助牛逼的人。最典型的就是美第奇家族包养了大量的艺术家和科学家,其中就有著名的伽利略。在中国春秋战国时期,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包养有学问有技能的人,叫收门客。贵族们都相互攀比谁家门客多。这也成就了春秋丰富灿烂的文化。感觉在古代,有钱人包养学问大家和科学家,就是一种炫富,和现在人开跑车差不多。包养模式基本上是出钱人只看被包养的人是否有名气,基本上是没有问责机制的,更不存在资金透明性问题。被包养的知名人士是相对很独立的,这个贵族不包养我,我就跑别的家去。在春秋战国时期,门客跳槽是常有的事。包养,并没有贬义的意思,只是为了形象描述。目前很多的币圈开发者,其实就是处在包养模式下,比如 BTC 的开发者是受雇于 Blockstream,bsv 的开发基本上是由 nChain 的员工完成。悬赏模式。到了近现代,现代科学开始发展起来了。近几百年来,约 300 多年前开始的,诞生了一种有奖悬赏的赞助科学家的模式。这在科学史上曾经是国家等大型机构科研经费支出的重要形式,最早是从法国科学院开始兴起的。除了政府,贵族们也会发布有奖悬赏模式。有奖悬赏的模式是,政府或贵族们把自己认为有价值的问题,以悬赏的方式公布出去。科学家们会把自己认为正确的解决方案发给政府或贵族。正确的答案被挑选出来之后,奖金才会发给科学家。在大航海时代,英国政府悬赏 2 万英磅,用于奖励第一个在大海上确定经度的发明。人类最伟大的科学家牛顿就参与其中,不过牛顿没得奖,奖被一个叫约翰·哈里森的人领走了。现在还有很多数学难题是以悬赏的方式等待解题人,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哥德巴赫猜想。悬赏模式有很多好处。出题者可以只关心问题本身,不需要参与技术讨论,资金利用等麻烦的事。而解题者也是只能关心问题本身,任何其他的捞钱技巧都没有用,只有答案本身才是重要的。包括现在大学要经费的 PPT 教授,经费申报书,各种会议,都不重要。科学家们之间的竞争关系,也让解题效率很高。没有设置能力门槛,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不需要解题者有名气地位身份之类的。可以说是管理成本非常低的科研经费发放模式了。悬赏模式也是有问题的,最大的问题是,很多难题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或单个团体能解决的,需要的是人类科学积累的涌现。第二个问题是,发题者会收到海量的答案,筛选答案成了费劲的事。预付款模式。到了现代科学家,主要是受雇于大企业和政府单位。经费的发放主要形式换成了申报制下的预付款模式。在预付款模式,科学家成为了研究的主要发起人。科学家想做什么,你先自己提出来,怎么做,为什么要做,要多少钱,干出来后会产生什么效果,有什么价值,你先给我写一个 PPT,找政府或者有钱人开个会,讨点钱回来。政府或大企业,会审查科学家的科研经费申报材料,判断可行性和价值,然后给钱。东西可以先不做出来,钱先发给你。这就是预付款模式。这是包养模式和悬赏模式不一样的,这两种模式,问题的提出者主要是政府和贵族。现在在预付款模式下,问题发起者主要是科学家。预付款模式有很多优点,当然也有缺点。优点是找到了一种可以大规模复制的解决科学难题的方法,这也是为什么它是现行的主流科研经费发放方式。科学家才懂得什么科学问题有价值。原子弹就是奥本海默等科学家,甚至找到了爱因斯坦签字支持,才说动美国政府拨款搞的。现代社会的大量的底层知识,都是基于预付款模式完成的。在预付款模式科学家可以有钱,压力更小,安心搞科研。但缺点也很明显,造成巨额的浪费和学术腐败。会讲故事,会写 PPT 的教授才能拿到钱,但他们并不一定会做科学。我就做过两个国家 863 项目,我以企业身份和高校教授配合完成低浓度瓦斯的开发与利用。整个过程让我觉得国内一些教授真的是贪官污吏。诺贝尔奖模式。诺贝尔奖金是机制,大家都很熟悉,是诺贝尔奖基金会每年主动挑选对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人,给予巨额奖金奖励的一种机制。这是悬赏模式的一种变种。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们是同时获得了巨额财富和巨大名誉的。是推动科学发展的巨大力量,也是科普科学问题的巨大力量。诺贝尔奖是让科学家成为明星,让科学问题成为普通民众关注的焦点。诺贝尔奖的好处很明显,缺点是无法普适性。讲了那么多学术经费的发放机制,我们再来看看现在币圈开发经费的解决方案。最近看到 BCH 社区积极解决开发者资金匮乏问题,江卓尔提供了一个影响很大的方案,争议非常大。Amaury 提供了实现细节,引来了更大的争议。开发资金匮乏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BCH 社区积极面对,对 BCH 生态,以及整个币圈生态都是好事。在江卓尔提出他的筹款计划时,我看到了一个江卓尔对整个 BCH 社区发出了一个可信的承诺。这是博弈论里的一个名词,用中国人常用的词来说是,江卓尔给社区交了一个投名状。这个投名状包括了两部分:1 自己发起具有争议性的提案,逼捐;2 自己承担潜在算力浪费确保自己提案通过(「因此我个人算力将使用一个新的名字挖矿(D.TOP),请在看到这个新矿池占较大算力比例时,不要惊讶——江卓尔」)。林冲为了加入梁山,亲手毁掉自己的人设,火烧官府边防军队粮草,杀了官员,把自己变成官府的通缉犯,以后只能站在梁山这一边。这就是林冲向王伦纳的投名状。江卓尔通过得罪全体 SHA256 矿工的方式,给他的想解决 BCH 开发资金的理想,交了一个投名状。事实上,在全体 SHA256 矿工中,江卓尔并不占据绝对的优势,再牛逼,就算 BTC.top 全是他的私人算力,也不过占据全网不到 5%。其他矿工想联合起来绞杀江卓尔,在实力上是可行的。我看了江的文章后,觉得,开发资金匮乏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在眼看到 BTC、ETH 等都陷入开发资金困局后,以及 Libra,DCEP 等强敌加入战局。BCH 与其活也活不好,死也死不了,还不如冒个险,想办法筹一笔钱,看有没有转机。所以我判断江卓尔这一手棋,是值得的冒险。我很佩服江卓尔能够发出可信的承诺。随后,Amaury 针对江卓尔的文章,在 bitcoinabc.org 网站上发布了实现细节。Amaury 建议直接在协议级别定义清楚捐赠的去处。(「Bitcoin ABC has been requested to implement this plan in the node software」)。他提供了第一批捐赠款收币项目。Amaury 建议的是采用「包养模式」(必须强调,我没有贬义,采用「包养」这个词,只是为了形象描述事实)来完成 BCH 开发资金的募集。Amaury 的建议不构成预付款模式,因为提议没有遵照预付款模式必要的规则。在人类科研史上,有非常成熟的案例。预付款模式是需要科学家写申报材料的,申报材料至少要说明,要做什么,怎么做,有什么价值,要多少钱,钱怎么被监督?等最基本的问题。这些问题,在 BCH 开发上,并不是不证自明的。Amaury 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开发者。比如他曾经拒绝过来自 Okex 的无条件捐赠,也无视由来自 Satoshi Dice (中本聪骰子)发起的悬赏模式。Satoshi Dice 指定 BitcoinABC 开发组开发取消掉 BCH0 确认交易连续使用 25 次的限制,悬赏 1000BCH。但 Amaury 作为 ABC 的领袖,并没有领情。江卓尔发出可信的承诺,但 Amaury 在没有投名状的前提下,索要「包养模式」权力,是不合理的,这会破坏掉江的承诺,让其承诺处境很危险。就像林冲杀了朝廷要员交了投名状,入了梁山,结果,宋江带领整个梁山投降朝廷。要我是江卓尔,我肯定不会接 Amaury 的招。包养模式,或者说是无节制的预付款模式,在币圈发展目前还没有好的先例,最典型的就是 EOS40 亿+美元的募资,理应有更好的开发效率。包括 comos 创始人在内的,币圈此起彼伏的,成功募资后,过不了多久,就出现「去中心化,交还给社区」的行为,都是无节制的预付款模式失败的案例。面对开发者资金匮乏,有没有更好的机制呢?一个合理的,币开发资金的募集和使用,最好要考虑募集、发放、使用、监督和反馈的整个过程。但这会让整个资金计划效率低的可怕,需要多种方案并存。我们先总结一下资金模式的优缺点加密货币科研经费匮乏,如何调整支出模式以改善资金困局币圈开发已经有了包养(受雇模式),就像 Blockstream 等大公司雇佣开发者。也有预付款模式,就像 EOS 发一个 ICO,先融资再开发。目前在币圈还没有普及的是悬赏模式,和诺贝尔奖模式。资金的来源,无论是大公司赞助,非营利企业募捐,私人捐赠,挖矿抽成,都已经有成熟的解决方案。至少出资意愿还是有的,更为关键的是资金的发放、有效性、监督和反馈,这些环节很难。如果资金的有效使用和监督等问题能更有效地解决,资金来源是相对乐观的。一种优化方式是,开发者重视预付款模式,自己先理清楚开发计划和资金使用计划,形成可供潜在资金源识别和监督的文件。这要求开发者写非本职工作的 PPT 等,甚至可能会被理解为放下身段,受委屈。这很烦人。另一种优化方式是,资金来源重视悬赏模式,和诺贝尔奖模式。但现在的 BCH 开发,基本上被 ABC 左右,悬赏模式只要是 ABC 不接招,其他人接了也没有用。Satoshi Dice 的尝试没有得到 ABC 的响应,这让 BCH 社区错失了一个绝佳的成功案例。但悬赏模式,还是值得进一步探索。像 BCH 区块时间缩短到 1 分钟,雪崩算法,分片,都值得高价悬赏。诺贝尔奖模式是值得有人去开一个先例。币圈完全可以设立一个「中本聪奖」,照搬诺贝尔奖的模式,奖励给币圈最优秀的成果。比如江卓尔可以设立江卓尔奖,用来奖励历年 BCH 最重大协议开发成果,和最重大应用开发成果。比如可以追认 2019 年的 Schnorr 签名实现,就值得给 Amaury 一个奖。SLP 协议的落地也值得给 Jonald 一个奖。甚至可以追认到 2018 年的 DSV 等操作码。最后,祝大家快乐地持币,少生气,多挣钱。为手里的一点币,而各种吵架,人间不值得。来源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