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以太坊基因:DeFi汹涌,以太坊是否会重现后ICO时代的至暗时刻

以太坊今年不断创下年内新高,似乎正在走出当年的塌缩质疑,但较于历史峰值1376亿美元,以太坊当前流通值约430亿美元仍跌约70%。

然而进入8月份后,以太坊从技术面上进入了“滞胀”,流通值在430亿-500亿美元间震荡,冲刺500亿美元失败后形成横盘之势。

这样的情形,又让人想起了2018年时的以太坊:因ICO退潮而走向低迷,如今DeFi正在脱离以太坊,现在一些新的竞争对手又将“超越以太坊”的口号被喊了出来。

那么这次历史会重演吗?以太坊是在渡劫还是等待被超越?

 

后ICO期的至暗以太坊

 

以太坊在2017年后稳坐加密货币市场第二名宝座 ,但在2018年下半年,一度被老项目瑞波反超退居第三名。一方面是以太坊在过热后受到质疑,另一方面,瑞波因与日本三菱东京日联银行在跨境支付领域合作而大涨。

2018年下半年是以太坊的币圈至暗时刻,企业以太坊联盟(EEA)继续扩列,但以太坊因受质疑价格发生重估。下列因素除了安全公司发现重大Bug以外,几乎不能够在当今DeFi热潮下复现:

1、监管风暴。只要将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格走势比较,很容易得到拐点的时间。 以太坊在2018年5月份开启一轮暴跌,这和比特币的走势是不同的。五月份后,ICO市场迎来多国监管风暴,尤其是以SEC为首的监管机构,甚至在研究以太坊是否属于证券——这意味着以太坊可能会被SEC监管,这引发了市场的担忧。但这个因素已经在2019年3月得以消除,SEC宣布以太坊不属于证券。

2、ICO退潮。根据一些数据和研究机构的报告,在5月份后ICO泡沫被戳破,ICO案例在2018年下半年数量锐减。根据CoinGecko数据,2018年第三季度ICO数量几乎为第二季度一般,融资额则下降近五倍,第四季度趋势继续向下。这相当于当时最直接影响ETH价格的最大需求正在消失,与此同时,因ETH价格持续下跌,若以法币计价,一些已完成ICO的项目方融资额也出现了缩水,开始出现恐慌性的抛售,加速了ETH价格继续下跌。

3、以太坊中心化声讨再现。以太坊中心化一直受人诟病,尤其是2018年4月份,比特大陆推出以太坊ASIC矿机,以太坊社区担忧ASIC提升挖矿效率后致使ETH下跌,因而提出要修改以太坊算法使之与ASIC不兼容的提案,提案获得大多数通过。但以太坊核心开发者犹豫不决,这种犹豫是建立在以太坊正计划由POW向POS算法过度的规划上。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则公开反对,直言以太坊不是比特币,矿工说了不算。以太坊的这种自信将自身再一次被放在“不可能三角”绞刑架上被烘烤,更是让社群抨击以太坊是财阀统治。但不知何故,以太坊ASIC矿机最终雷声大雨点小,在市场上销声匿迹。

一些知名的安全公司也将目光投注到以太坊,主动寻找以太坊的漏洞。2018年下半年以太坊许多BUG被安全公司陆续披露,短期看造成了ETH利空,但长期看,帮助以太坊修复漏洞,实际上提高了以太坊网络的安全性。

ETH在2018年下半年跌至430美元/枚附近,以太坊联合创始人Joseph Lubin却称以太坊生态极佳,正因为以太坊暴涨暴跌引来公众关注所以以太坊是成功的。此外,其领导的ConsenSys公司在当时正致力于在以太坊网络中搭建基础架构用于驱动去中心化app(Dapp)的部署和普及。

 

出走的DeFi和拥堵的以太坊

 

如今的DeFi对于以太坊的意义并不等于当年的ICO。在上一篇《深度丨读懂以太坊基因:拆解路径,以太坊如何一步步走向成功?》已经具体分析了以太坊能在智能合约领域里脱颖而出的必然性与偶然性,如今的DeFi停留在ICO作用于ETH的第一阶段,即依赖于ERC20发行资产,但在使用DeFi这个环节上,DeFi并不依赖于ETH,而更依赖于稳定币。

国盛证券报告指出,DeFi行业高速发展并未带动ETH的真实需求。虽然以太坊上的DeFi项目众多,但以太坊上的DeFi项目抵押品开始越来越少地依赖ETH,ETH并非必须的抵押品选项,反而使得越来越多的代币成为原生资产。

以太坊爱好者主编阿剑向巴比特表示,DeFi与ICO有相似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相似的地方在于此类探索活动最终的形态都是投机热潮,或者说,仅当投机热潮发生时,人们才意识到此中的探索和努力。但不相似的地方在于,DeFi 的兴起是在 dApp 热潮之后,大家已经多了很多教训,组件的搭建也都扎实很多。举例而言,DeFi 的重要组成部分稳定币 DAI 是在 2017 年底推出的,而 DEX 潮流早在 DAI 以前便出现了。DeFi 不是非得在以太坊上生长,也不是非以 ETH 为担保才叫 DeFi。但是,这正意味着,其它底层资产需要在免信任担保资产的维度上与 ETH 竞争、其它智能合约平台需要在易用性、网络效应的维度上与以太坊协议竞争。两相综合来看,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以太坊仍是最合适的。”

以太坊开发者a186r(化名)则表示,DeFi反噬以太坊的担忧是合理的,应用层的繁荣当前并未对协议层的安全进行贡献,价值大多落在应用层上:“这是协议层和应用层的冲突,现在DeFi的状态是应用层可以获取协议层共享的数据和用户,而应用层的增长并不会反馈给协议层,提升协议的价值。在之前的设想中,胖协议、瘦应用,就像ICO一样,应用带来了用户,用户带来了对ETH的需求,从而拉升了ETH的价格。但是到了DeFi, 应用层和协议层并不会像上面那样工作,大部分价值落在了应用层。而且应用层的繁荣也没有为协议的安全做贡献,反而增加了协议被攻击的可能性,也会有应用分叉协议的风险,这都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已经在以太坊上搭建DeFi应用,沛理科技创始人陈品向巴比特记者指出,DeFi项目不依赖于以太坊,但Gas费居高不下以及以太坊交易拥堵,可能会为其他公链开放竞争机会。沛理科技是台湾项目,陈品则在2017年开始做以太坊开发,属于以太坊早期开发者。

“ICO 时以太币是作为大多数专案募资时接收的币种,投资者为了投 ICO 产生了大量对以太币的需求。当今 DeFi 世界则是以美元稳定币 Stablecoin 为大多数协议的核心,以太币仅作为 Gas 费用支付。然而交易量需求的大量推升凸显了以太坊 TPS 的瓶颈,进一步导致 Gas Price 的竞逐,让以太坊上 DeFi 以外的应用大多呈现大幅度衰退,高 Gas 费用仅有潜在高获利的 DeFi 使用者能够接受且负担。以太坊上的交易壅塞与 Gas 费用的居高不下确实是其它公链的机会,在 ETH2.0 时程不断展延的背景下,若有其它公链能建立完整的 DeFi 底层协议生态系,并在 Gas 费用与 TPS 上展现明显优于以太坊的成效,确实对许多的开发者、使用者是一大迁徙的诱因。"陈品表示。

DeFi为以太坊交易带来的拥堵却近似ICO。Glassnode数据显示,当前以太坊的Gas费高涨,接近于2018年年中水平。虽未达到历史新高,但高昂的Gas费已经让一些交易者苦不堪言。而在一些DeFi社群,已经有投资者提出“当前的Gas卡得令流动池都提不出来”。

读懂以太坊基因:DeFi汹涌,以太坊是否会重现后ICO时代的至暗时刻

 

意识到该问题的Vitalik提出了以太坊EIP1559 提案,简而言之,即Gas费改革,将不必依赖ETH的技术交易费用修改为必须使用ETH,而这部分必须用ETH计算的Gas将会被销毁。有分析认为EIP1599提案可以降低交易费总额和交易波动性,而另外一些观点认为,供应量的减少最终可能会促使ETH价格上涨。

国盛证券则在报告中指出,EIP1559 提案可能导致一些强大的DeFi项目产生“分叉”的想法(或另择平台),也即DeFi出走,另外较低的ETH价格以及PoS机制的转换势必为系统带来外部安全隐患。

根据消息,EIP1559 目前提上日程,有望在未来6个月-12个月内推出。

 

迁移并未发生 以太坊仍是DeFi项目最好的选择

 

DeFi出走成了市场当前的担忧,不过,根据开发者的反馈,以太坊目前仍是DeFi最佳选择。

陈品表示,由于以太坊网络群聚效应过于强烈,已经产生了共生与上下游的以来关系,目前开发者迁移的现象并不显著,反而更多的是对ETH2.0的期待。

“我们开发的产品大部分属于中上层的衍生性金融应用,仰赖与底层协议进行整合,因此以太坊上健全的生态系对我们来说相当重要。并且,以太坊上有最健全的 DeFi 生态系,从底层的稳定币 DAI 到借贷协议 Compound 等,由于 DeFi 可以像乐高一样层层堆叠相互整合,许多上层应用的开发都必须仰赖这些底层协议价铬,因此目前以太坊仍是最理想的选择。另外,尽管 DeFi 产品大多以美元稳定币作为主角,但目前 DeFi 与以太坊还是存在一定程度的挂钩,如稳定币 DAI 即是需要透过大量的以太币抵押铸造而成,同时许多衍生品也是以太币币价的延伸,产业发展和币的相关性仍然是高的。”陈品说。

ar186r则表示希望以太坊2.0能够解决上述问题,改进以太坊经济系统,使得应用能够增强协议的价值,产生不断向前的正向循环,“目前还没有试过在波卡(以太坊的新晋竞争对手)上做开发,后期可能会体验一下,是有一定的兴趣的,但这就意味着开发语言都要换。”

阿剑指出,以太坊生态的完整性是其护城河,虽然很多人都意识到以太坊拥有庞大的开发者社群,但鲜有人意识到以太坊也有可观的用户基础:“用户知情或者说用户教育也做得比较好,后者可能更为关键。这使得不管什么时候,当人们想要创造一个项目的时候,会更愿意选择以太坊。这种护城河效应的一个体现在于,尽管现在大家都意识到了去中心化金融是可以探索前行的一条道路,也有意愿加入这一潮流。就我目前观察到的情形而言,最前沿的创新始终产生于以太坊生态。”

2019年4月,Joseph Lubin阐述了以太坊要成为全球金融结算层的愿景。以太坊从世界计算机转变为全球金融结算层的战略最早是从何开始的不得而知,但一定不是因为2020年的DeFi狂热。

据此,阿剑表示:“我不太明白所谓 ‘现状已与设计初衷有所不同’ 指的是什么。‘世界计算机’也好、‘全球金融结算层’ 也好,都是在不同时间段里为了便于大家把握以太坊的内核而创造出来的 narrative,但以太坊的内核从未改变,这两种叙事在本质上也是一样的,全球金融结算层要求一个世界计算机,世界计算机的一种应用就是金融结算。以太坊自身的迭代始终围绕着协议的功能性和可持续性在推进,这一点非常鲜明。”

DeFi相对以太坊独立,那么其实也表示以太坊会相对独立,那么,当潮水褪去时,必定会揭晓谁在裸泳。

以太坊在2019年初完成了大都会版下由“拜占庭”版本升级至“君士坦丁堡”,与此同时重回第二,再度与瑞波拉开距离。如今,以太坊第三个版本“大都会”问世已过去三年,第四个版本"宁静"也即ETH.20推出在即。如果你熟知以太坊的历程,一定会明白,每次迭代期就会开启ETH的周期。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4183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数据分析:以太坊智能合约交易费用上涨至基础交易费用的逾8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