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 Times with DeFi ,DeFi的过去与未来我们有过这样的想法

2020-11-11 14:29信息来源 : 火星财经10 月 16 日,Injective 举办线上 Fun Times with DeFi 对话活动,Injective Protocol 联合创始人兼 CEO Eric Chen 与 Pantera Capital 首席投资官 Joey Krug,Compoud Labs 首席战略官 Calvin Liu,Perpetual Protocol 联合创始人 Yenwen Feng,UMA Protocol 联合创始人 Hart Lambur 共同围绕 AMM 模型与传统做市商的对比,Uniswap 对传统交易方式的颠覆,以及 DeFi 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等问题展开讨论。
要点归纳
要点归纳
*AMM 和传统的订单簿或做市商不应该被视为同一领域的不同方式,他们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AMM 和传统的订单簿或做市商不应该被视为同一领域的不同方式,他们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Uniswap 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赢得了大家的青睐,它正在成为 AMM 的标准。
*Uniswap 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赢得了大家的青睐,它正在成为 AMM 的标准。
*DeFi 领域还有非常大的探索空间。目前的只是让一些基础通用的东西发挥了作用。我们需要添加更多的组件,来让功能更加完善。
*DeFi 领域还有非常大的探索空间。目前的只是让一些基础通用的东西发挥了作用。我们需要添加更多的组件,来让功能更加完善。
*流动性挖矿的概念令人感到非常兴奋,它依旧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将来一定会被不同产品和协议发扬光大。
*流动性挖矿的概念令人感到非常兴奋,它依旧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将来一定会被不同产品和协议发扬光大。
*项目方最好能使通证有真正的用途,令用户不愿意出售, 就像我们最初考虑通证分配时一样,目标实际上是实现去中心化治理。
*项目方最好能使通证有真正的用途,令用户不愿意出售, 就像我们最初考虑通证分配时一样,目标实际上是实现去中心化治理。
人物介绍
人物介绍
Eric Chen:大家好。首先,让我们介绍一下自己以及所属的项目,我是 Injective Protocol 的 CEO 兼联合创始人。Injective 是一个基于以太坊 layer2 的去中心化的衍生品交易平台。接下来,我们有请 Joey 做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Eric Chen:大家好。首先,让我们介绍一下自己以及所属的项目,我是 Injective Protocol 的 CEO 兼联合创始人。Injective 是一个基于以太坊 layer2 的去中心化的衍生品交易平台。接下来,我们有请 Joey 做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Joey Krug:我是 Augur (REP) 的联合创始人,Augur 是基于以太坊公链平台上的去中心化预测市场平台。我同时也是 Pantera Capital 的首席投资官,我们几乎投资了加密货币领域的所有赛道。
Joey Krug:我是 Augur (REP) 的联合创始人,Augur 是基于以太坊公链平台上的去中心化预测市场平台。我同时也是 Pantera Capital 的首席投资官,我们几乎投资了加密货币领域的所有赛道。
Calvin Liu:感谢邀请,我是 Compound Labs 的首席战略官,我们创建了 Compound 协议。从我加入的三年来,我们的业务有了非常大的飞跃。因此,我们开始与加密货币领域的金融机构、项目开发人员以及越来越多的来自外部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一起开展工作,并且希望能够尽快跨越这一鸿沟。我个人也参与其中并投资了许多 DeFi 协议。
Calvin Liu:感谢邀请,我是 Compound Labs 的首席战略官,我们创建了 Compound 协议。从我加入的三年来,我们的业务有了非常大的飞跃。因此,我们开始与加密货币领域的金融机构、项目开发人员以及越来越多的来自外部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一起开展工作,并且希望能够尽快跨越这一鸿沟。我个人也参与其中并投资了许多 DeFi 协议。
Yenwen Feng:我是 Perpetual Protocol 的联合创始人,Perpetual 是一种基于 AMM 的永续合约协议,我们主要使用了一种特殊的虚拟 AMM 机制。
Yenwen Feng:我是 Perpetual Protocol 的联合创始人,Perpetual 是一种基于 AMM 的永续合约协议,我们主要使用了一种特殊的虚拟 AMM 机制。
Hart Lambur:我是 UMA Protocol 的联合创始人,这是一个在以太坊上建立的合成资产协议。感谢 Eric 的邀请,非常高兴与大家交流。
Hart Lambur:我是 UMA Protocol 的联合创始人,这是一个在以太坊上建立的合成资产协议。感谢 Eric 的邀请,非常高兴与大家交流。
老生常谈 ,“AMM 和订单簿模式的比较”
老生常谈 ,“AMM 和订单簿模式的比较”
Eric:我们先讨论一个共性的话题,比如 AMM 与传统的中心限价订单簿 (CLOB) 进行比较。最近有很多人在讨论 AMM 模型是不是比一般的模型高级一些。很显然确实有一些领域在使用 AMM,因为一旦完全自动化,至少你可以通过某种反应来进行操控。坦率的讲,在平常的讨论中有一些是被误解的内容,也有一些内容是相对准确、行业达成共识的,你们怎么看呢?
Eric:我们先讨论一个共性的话题,比如 AMM 与传统的中心限价订单簿 (CLOB) 进行比较。最近有很多人在讨论 AMM 模型是不是比一般的模型高级一些。很显然确实有一些领域在使用 AMM,因为一旦完全自动化,至少你可以通过某种反应来进行操控。坦率的讲,在平常的讨论中有一些是被误解的内容,也有一些内容是相对准确、行业达成共识的,你们怎么看呢?
Hart: 是的,我对 AMM 的概念十分着迷,我来自传统金融机构,过去八年是高盛债券的做市商。我花了很长时间来理解 AMM 的概念,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 AMM 毫无意义,就像从市场角度来看那样,认为这是一个奇怪的想法,你居然允许对手方在中间价和你进行交易,而你只是将通过算法提供流动性。从传统的市场角度来看,这样做的基本思路似乎是要降低费用,但是将会亏钱,因为人们会利用你的的流动性占便宜(无常损失)。但在 DeFi 领域这就是错误的思考方式。我对 AMM 痴迷的原因是我认为它们确实是 DeFi 加密领域的原生发明,并且事实证明它们是有价值的。我认为 AMM 和传统的订单簿或做市商不应该被视为同一领域的不同方式,他们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Hart: 是的,我对 AMM 的概念十分着迷,我来自传统金融机构,过去八年是高盛债券的做市商。我花了很长时间来理解 AMM 的概念,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 AMM 毫无意义,就像从市场角度来看那样,认为这是一个奇怪的想法,你居然允许对手方在中间价和你进行交易,而你只是将通过算法提供流动性。从传统的市场角度来看,这样做的基本思路似乎是要降低费用,但是将会亏钱,因为人们会利用你的的流动性占便宜(无常损失)。但在 DeFi 领域这就是错误的思考方式。我对 AMM 痴迷的原因是我认为它们确实是 DeFi 加密领域的原生发明,并且事实证明它们是有价值的。我认为 AMM 和传统的订单簿或做市商不应该被视为同一领域的不同方式,他们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而且我认为,关于 AMM 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其零成本流动性准备金。如果你想在传统市场下中启动新的合成资产,新资产或在某些新市场上提供流动性,则需要聘请做市商进行报价。AMM 仅通过让人们提供资金就能完成此任务。而以其他方式看待的这件事你就会发现,这实际上并不是仅仅提供流动性。如果我是一个流动性提供者,我就要拥有这两种资产的 50/50 投资组合,并且我十分愿意在我保持该投资组合始终加权 50/50 的方式的情况下让其他人进行套利,而我在此赚取中间的利润。但传统做市商不会想到这样的方式,所以我认为它们是非常不同的事情。
而且我认为,关于 AMM 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其零成本流动性准备金。如果你想在传统市场下中启动新的合成资产,新资产或在某些新市场上提供流动性,则需要聘请做市商进行报价。AMM 仅通过让人们提供资金就能完成此任务。而以其他方式看待的这件事你就会发现,这实际上并不是仅仅提供流动性。如果我是一个流动性提供者,我就要拥有这两种资产的 50/50 投资组合,并且我十分愿意在我保持该投资组合始终加权 50/50 的方式的情况下让其他人进行套利,而我在此赚取中间的利润。但传统做市商不会想到这样的方式,所以我认为它们是非常不同的事情。
Yenwen:我同意 Hart 的意见,它确实是一个全新的事物。Uniswap 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同时也正在成为 AMM 的标准。它的结构是很简单,大家可以非常容易地理解它的功能,并且去使用这个模式,也促使着普通用户就能成为流动性提供者。因此,我认为作为一个简单的 DeFi 协议,Uniswap 非常令人惊叹。
Yenwen:我同意 Hart 的意见,它确实是一个全新的事物。Uniswap 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同时也正在成为 AMM 的标准。它的结构是很简单,大家可以非常容易地理解它的功能,并且去使用这个模式,也促使着普通用户就能成为流动性提供者。因此,我认为作为一个简单的 DeFi 协议,Uniswap 非常令人惊叹。
Calvin:我记得当时看到 Uniswap 在曲线上对资产进行算法定价来进行交易,我认为这不是我所需要的,但当时我研究还没那么深入,而且所有在 Twitter 上关于 AMM 的讨论都是非常粗略的,让我觉得从某种角度来说,它们有点像用户说出的各种观点,而非专业人士给出的公式化讨论。但是当我以用户的身份看待它时,我非常喜欢 AMM。我的意思是,用户所关心的是持有大量缺乏流动性、不稳定、没有市场的资产的可用性。我想作为一个流动性提供者,能够把那些把闲置的流动资产,以某种我能够接受的风险产生回报,将它们变成可以交易的非流动性资产。即使有一个很大的价格下滑,在现在看来,对于很多资产所有者来说,这是你唯一的选择,因为它们无法像其他订单簿模型那样交易。因此,作为用户我非常喜欢 AMM 的存在。我认为,专业做市商某些时候就像是在作壁上观,会对 AMM 持有质疑态度,那这是由于不同角色的关注点不一样,比如做市商会更在意如何优化自己的仓位与风险回报。
Calvin:我记得当时看到 Uniswap 在曲线上对资产进行算法定价来进行交易,我认为这不是我所需要的,但当时我研究还没那么深入,而且所有在 Twitter 上关于 AMM 的讨论都是非常粗略的,让我觉得从某种角度来说,它们有点像用户说出的各种观点,而非专业人士给出的公式化讨论。但是当我以用户的身份看待它时,我非常喜欢 AMM。我的意思是,用户所关心的是持有大量缺乏流动性、不稳定、没有市场的资产的可用性。我想作为一个流动性提供者,能够把那些把闲置的流动资产,以某种我能够接受的风险产生回报,将它们变成可以交易的非流动性资产。即使有一个很大的价格下滑,在现在看来,对于很多资产所有者来说,这是你唯一的选择,因为它们无法像其他订单簿模型那样交易。因此,作为用户我非常喜欢 AMM 的存在。我认为,专业做市商某些时候就像是在作壁上观,会对 AMM 持有质疑态度,那这是由于不同角色的关注点不一样,比如做市商会更在意如何优化自己的仓位与风险回报。
如果你只是作为用户的话就不会在意很多细节,只想简单的下注。然后,我要说的最后一件事是,AMM 正在作为一个概念发展。很多人都在谈论 Uniswap 的简洁性,我认为这就是第一代 AMM。现在又诞生了专注于稳定币的 Curve,以及其他一些非常有趣的用例,比如 Smart Pools 和 Shell Protocol,他们甚至比 Balancer 更加灵活。我认为 AMM 在不久之后会发展的比现在复杂得多,并且可能变得更加协调,就像做市商认为的那样,现在还有更多需要优化的地方,比如如何更好地处理风险回报。然后,我想说的最后一件事是,订单簿模式也在不断发展,尤其是随着加密货币的增长以及这些长期流动资产的流动性增加。随着时间的推移,该模型也会越来越成熟。
如果你只是作为用户的话就不会在意很多细节,只想简单的下注。然后,我要说的最后一件事是,AMM 正在作为一个概念发展。很多人都在谈论 Uniswap 的简洁性,我认为这就是第一代 AMM。现在又诞生了专注于稳定币的 Curve,以及其他一些非常有趣的用例,比如 Smart Pools 和 Shell Protocol,他们甚至比 Balancer 更加灵活。我认为 AMM 在不久之后会发展的比现在复杂得多,并且可能变得更加协调,就像做市商认为的那样,现在还有更多需要优化的地方,比如如何更好地处理风险回报。然后,我想说的最后一件事是,订单簿模式也在不断发展,尤其是随着加密货币的增长以及这些长期流动资产的流动性增加。随着时间的推移,该模型也会越来越成熟。
关于 “可预测市场 (Prediction Market)”
关于 “可预测市场 (Prediction Market)”
Joey:对于预测市场,它们确实是波动很大的资产。例如对于某些体育赛事,如果你支持的球队的四分卫突然摔断胳膊,脚踝受伤或有其他事故,几秒钟后赔率可能会从 50%变为 98%,因此做市商可能会损失所有资金。我们 Augur 已经经历了一些尝试,例如,Augur 上面如果有的话,基本上就像是在上面止损,然后它将停止承担额外的风险。
Joey:对于预测市场,它们确实是波动很大的资产。例如对于某些体育赛事,如果你支持的球队的四分卫突然摔断胳膊,脚踝受伤或有其他事故,几秒钟后赔率可能会从 50%变为 98%,因此做市商可能会损失所有资金。我们 Augur 已经经历了一些尝试,例如,Augur 上面如果有的话,基本上就像是在上面止损,然后它将停止承担额外的风险。
Hart:是的,比如像 Sega 这样的公司发行了一个特朗普通证,就假设创建了一个预测市场和一个特朗普通证。对于自动化做市商来说,在选举前,假设交易概率是 35% 到 55%,你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来提供流动性。但是,当结果出来后,就不需要继续提供流动性了。这样你们可以考虑建立某种 AMM 模型,它会自动地在预测市场到期前拉出你的流动性,我认为这样的东西会非常有用。
Hart:是的,比如像 Sega 这样的公司发行了一个特朗普通证,就假设创建了一个预测市场和一个特朗普通证。对于自动化做市商来说,在选举前,假设交易概率是 35% 到 55%,你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来提供流动性。但是,当结果出来后,就不需要继续提供流动性了。这样你们可以考虑建立某种 AMM 模型,它会自动地在预测市场到期前拉出你的流动性,我认为这样的东西会非常有用。
Joey:是的,我完全同意在这个领域我们还有非常大的探索空间。最小化可行性产品的版本只是让一些基础通用的东西发挥了作用,我认为可以添加更多的组件,让功能更加完善。而这可能是必要的,就像刚才提到的,在选举结果出来后你不会想继续交易特朗普通证了。
Joey:是的,我完全同意在这个领域我们还有非常大的探索空间。最小化可行性产品的版本只是让一些基础通用的东西发挥了作用,我认为可以添加更多的组件,让功能更加完善。而这可能是必要的,就像刚才提到的,在选举结果出来后你不会想继续交易特朗普通证了。
Hart:是的,Eric,我觉得应该有人来搭建完善这些功能,这是一个好主意!
Hart:是的,Eric,我觉得应该有人来搭建完善这些功能,这是一个好主意!
Yenwen:我觉得 Balancer 就是一个小的池子。你可以控制它也可以通过一些方式停止它。我的意思是,可以对它进行编程,这就像通过编写控制器代码来操控一样。那将是一个新的功能。
Yenwen:我觉得 Balancer 就是一个小的池子。你可以控制它也可以通过一些方式停止它。我的意思是,可以对它进行编程,这就像通过编写控制器代码来操控一样。那将是一个新的功能。
DeFi ,向前看
DeFi ,向前看
Eric:你们认为之后行业会朝哪个方向发展?我们应该朝着期货方向发展还是朝着这 DeFi farming 方向发展?特别是在市场冷却一段时间之后。
Eric:你们认为之后行业会朝哪个方向发展?我们应该朝着期货方向发展还是朝着这 DeFi farming 方向发展?特别是在市场冷却一段时间之后。
Calvin:最初设计 Compound 的 farming 机制时,我们根本没有预见到后来 farming 的热潮,只是认为对于我们想要实现的产品有意义。它开始的时候非常狂热,现在稍稍回归理性了。我对流动性挖矿的概念感到非常兴奋,它依旧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一定会被不同产品和协议发扬光大。我认为,目前代币的使用方式仅限于用户,而且使用方式仍然非常初级。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和有趣,我认为它的潜力可能像在线广告一样,像生态系统一样复杂。我并不是将它比喻成广告,但确实是有一些客户获取元素在里面。它可以传递价值来尝试激励人们去做想要做的事,并从中体现了区块链的可编程性。
Calvin:最初设计 Compound 的 farming 机制时,我们根本没有预见到后来 farming 的热潮,只是认为对于我们想要实现的产品有意义。它开始的时候非常狂热,现在稍稍回归理性了。我对流动性挖矿的概念感到非常兴奋,它依旧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一定会被不同产品和协议发扬光大。我认为,目前代币的使用方式仅限于用户,而且使用方式仍然非常初级。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和有趣,我认为它的潜力可能像在线广告一样,像生态系统一样复杂。我并不是将它比喻成广告,但确实是有一些客户获取元素在里面。它可以传递价值来尝试激励人们去做想要做的事,并从中体现了区块链的可编程性。
流动性挖矿的狂欢
流动性挖矿的狂欢
Eric:你们对流动性挖矿机制有什么看法吗?
Eric:你们对流动性挖矿机制有什么看法吗?
Calvin:现在看来,我们确实从中受益,因为 Compound 的交易量确实有增加,也希望有一天能成使社区成为受益者。我不认为流动性挖矿这个概念是不好的,但如果站在更长远的角度去考虑,比如把这个概念介绍给圈外人,流动性挖矿在某种程度上误导了 Compound 的效用和最初意图。
Calvin:现在看来,我们确实从中受益,因为 Compound 的交易量确实有增加,也希望有一天能成使社区成为受益者。我不认为流动性挖矿这个概念是不好的,但如果站在更长远的角度去考虑,比如把这个概念介绍给圈外人,流动性挖矿在某种程度上误导了 Compound 的效用和最初意图。
Eric:是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几乎就像是给新用户的奖励,是一种增长动力。你为了得到 100 美元的开户奖励,去开了一个银行帐户存入 500 美元。显然,疯狂的 APY 从长远来看是不可持续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会加入 DeFi,了解 DeFi 并习惯于 DeFi。对于用户来说,与不同 DeFi 协议进行交互会更轻松、更无缝。在我看来,处理自己的密钥的体验可能比处理大多数托管要更好。我感觉用户只是没有受到这一方面的教育,特别是对于更广泛的加密社区甚至传统社区。所以我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进入 DeFi 行业, DeFi 的变化将变得非常有趣。
Eric:是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几乎就像是给新用户的奖励,是一种增长动力。你为了得到 100 美元的开户奖励,去开了一个银行帐户存入 500 美元。显然,疯狂的 APY 从长远来看是不可持续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会加入 DeFi,了解 DeFi 并习惯于 DeFi。对于用户来说,与不同 DeFi 协议进行交互会更轻松、更无缝。在我看来,处理自己的密钥的体验可能比处理大多数托管要更好。我感觉用户只是没有受到这一方面的教育,特别是对于更广泛的加密社区甚至传统社区。所以我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进入 DeFi 行业, DeFi 的变化将变得非常有趣。
Joey:我认为目前对于像普通用户来说,DeFi 实际上仍然很难使用,像我自己,我要在许多不同的钱包之间切换。当我登录应用时会收到 3 次提示,才能连接到正确的钱包。在建立连接之后,就需要进行多次广播交易,判断是否需要提高 gas 价格来促使交易成功,有时候多达 20 次操作。所以 DeFi 产品的易用性和流畅度非常重要。
Joey:我认为目前对于像普通用户来说,DeFi 实际上仍然很难使用,像我自己,我要在许多不同的钱包之间切换。当我登录应用时会收到 3 次提示,才能连接到正确的钱包。在建立连接之后,就需要进行多次广播交易,判断是否需要提高 gas 价格来促使交易成功,有时候多达 20 次操作。所以 DeFi 产品的易用性和流畅度非常重要。
Hart:我们可以先思考一下流动性挖矿的概念是什么,然后再思考用户所能获取的价值,大家都知道 Uber Eat (美国版美团外卖),他们愿意提供一百美元的免费食物来吸引用户使用服务。实际上我很喜欢这种促销活动,因为我知道实际上是 VC 资本在给我提供免费食物。这种促销在给用户提供免费商品的同时也带给了客户他想要的服务。那流动性挖矿也是类似的概念,你通过流动性挖矿向 LP 付款,他们则提供了无限的流动性。
Hart:我们可以先思考一下流动性挖矿的概念是什么,然后再思考用户所能获取的价值,大家都知道 Uber Eat (美国版美团外卖),他们愿意提供一百美元的免费食物来吸引用户使用服务。实际上我很喜欢这种促销活动,因为我知道实际上是 VC 资本在给我提供免费食物。这种促销在给用户提供免费商品的同时也带给了客户他想要的服务。那流动性挖矿也是类似的概念,你通过流动性挖矿向 LP 付款,他们则提供了无限的流动性。
Calvin:我这里想补充一点:我认为重要的是要保持资产的效用。项目方最好能做到使通证有真正的用途,使用户不愿意出售,就像我们最初考虑通证分配时一样,目标实际上是去中心化治理。现在回想一下,尝试赋予他们治理权是一个方案,但是我认为或许让通证不可交易也行得通。
Calvin:我这里想补充一点:我认为重要的是要保持资产的效用。项目方最好能做到使通证有真正的用途,使用户不愿意出售,就像我们最初考虑通证分配时一样,目标实际上是去中心化治理。现在回想一下,尝试赋予他们治理权是一个方案,但是我认为或许让通证不可交易也行得通。
期权通证的构想
期权通证的构想
Hart:我突然有一个疯狂的想法,我们是否可以构建一些像是看涨期权类似的奖励?假设可以通过 yield farming 来获得某种通证奖励,某天通证价格高于一百五十美元则有效,否则通证归零。或许这听起来有点极端,但我想表达的是奖励只有在项目进行中才有价值,这样是不是会促使团队努力工作使生态通证的价值上升?
Hart:我突然有一个疯狂的想法,我们是否可以构建一些像是看涨期权类似的奖励?假设可以通过 yield farming 来获得某种通证奖励,某天通证价格高于一百五十美元则有效,否则通证归零。或许这听起来有点极端,但我想表达的是奖励只有在项目进行中才有价值,这样是不是会促使团队努力工作使生态通证的价值上升?
Eric:这确实很有趣,首先必须将一些期权定价模型用作计算公式。从本质上讲,这是一种类似于二元期权的下注方式,要么赚很多要么归零。但是有个问题,到期日如何设定呢?
Eric:这确实很有趣,首先必须将一些期权定价模型用作计算公式。从本质上讲,这是一种类似于二元期权的下注方式,要么赚很多要么归零。但是有个问题,到期日如何设定呢?
Hart:我们假设这是一个季度性的奖励,行权价是价格上涨 10%。也就是说只有价格上涨 10%,才能获得到手奖励。从治理角度来看,这真的很有趣,因为只有提出好的治理方案才能获得回报。当然也可以不和价格挂钩,比如选择 Uniswap 上面的总交易量。如果是中心化的方式,就好像是在雇佣一些人做事情,然后从协议里面拿到酬劳,还是挺安全的。如果可以真正地来量化协议的目标,然后将激励措施付诸实践,那就可以获得这些奖励。如果能编写核心 KPI,系统就能像记分员一样来定价。KPI 上升,则得到奖励,反之没有奖励。
Hart:我们假设这是一个季度性的奖励,行权价是价格上涨 10%。也就是说只有价格上涨 10%,才能获得到手奖励。从治理角度来看,这真的很有趣,因为只有提出好的治理方案才能获得回报。当然也可以不和价格挂钩,比如选择 Uniswap 上面的总交易量。如果是中心化的方式,就好像是在雇佣一些人做事情,然后从协议里面拿到酬劳,还是挺安全的。如果可以真正地来量化协议的目标,然后将激励措施付诸实践,那就可以获得这些奖励。如果能编写核心 KPI,系统就能像记分员一样来定价。KPI 上升,则得到奖励,反之没有奖励。
实际上,整个想法实际上就像创建新的合成资产一样,可以用来解决 Yield Farming 的抛压问题。从项目方的角度来看,Yield Farming 时候,人们收获奖励然后会将它卖掉。因此,如何创建一种激励机制,让 Farmer 获得之后选择继续持有呢?我认为,要考虑的是促使 Farmer 不只是简简单单地计算 APY,相反,希望 Farmer 能对项目进行评估,并认可项目的价值。如果认为它的价值将上升,就不会立即卖掉,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实际上,整个想法实际上就像创建新的合成资产一样,可以用来解决 Yield Farming 的抛压问题。从项目方的角度来看,Yield Farming 时候,人们收获奖励然后会将它卖掉。因此,如何创建一种激励机制,让 Farmer 获得之后选择继续持有呢?我认为,要考虑的是促使 Farmer 不只是简简单单地计算 APY,相反,希望 Farmer 能对项目进行评估,并认可项目的价值。如果认为它的价值将上升,就不会立即卖掉,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传统金融 与 DeFi 的可能性
传统金融 与 DeFi 的可能性
Eric:如果把传统金融迁移到 DeFi 上的话,你们期待会出现怎样的产品形态?
Eric:如果把传统金融迁移到 DeFi 上的话,你们期待会出现怎样的产品形态?
Joey: 现在确实有很多传统金融的东西在进军 DeFi,无论是借贷协议,还是利率掉期,永续合约等等,我对它们都抱有浓厚的兴趣。除此之外还有 layer2,以及自动化做市商 AMM。最让我兴奋的是那些试着去建立中心化金融与 DeFi 桥梁的那些公司,他们能让普通人在很短时间内进入到加密货币的世界。
Joey: 现在确实有很多传统金融的东西在进军 DeFi,无论是借贷协议,还是利率掉期,永续合约等等,我对它们都抱有浓厚的兴趣。除此之外还有 layer2,以及自动化做市商 AMM。最让我兴奋的是那些试着去建立中心化金融与 DeFi 桥梁的那些公司,他们能让普通人在很短时间内进入到加密货币的世界。
Calvin: 我们进入加密货币领域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我很高兴看到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垂直行业。现在很难确定什么东西能够刺激到我,我通常会给的答案是,更多的资产,更多有趣的资产,合成资产以及将它们打包成有趣的产品的新方法。特别是从目标角度出发,其中流动性提供商角度确实令人兴奋,就像现在看到加密市场的演变一样,比如 Uniswap V3 和新一代的 Balancer。
Calvin: 我们进入加密货币领域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我很高兴看到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垂直行业。现在很难确定什么东西能够刺激到我,我通常会给的答案是,更多的资产,更多有趣的资产,合成资产以及将它们打包成有趣的产品的新方法。特别是从目标角度出发,其中流动性提供商角度确实令人兴奋,就像现在看到加密市场的演变一样,比如 Uniswap V3 和新一代的 Balancer。
Eric:感谢大家参与今天的圆桌,期待下次再见。
Eric:感谢大家参与今天的圆桌,期待下次再见。
  OKEx投研 | 比特币一强多弱,短期难有持续上涨行情





fan0901228币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