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情推动了比特币购物和付款

据Coindesk报道,尽管新型冠状病毒对整个经济造成了破坏,然而一些数字化公司因此尝到了甜头。

COVID-19疫情推动了比特币购物和付款

强制隔离、保持社交距离以及在家工作的一系列政策,导致屏幕使用时间和在线购物激增。 CNBC报道说沃尔玛和亚马逊等购物网站正在努力满足“恐慌买家”的需求。

“囤货”需求的增加也蔓延到了加密货币领域,许多加密支付处理器的需求得到空前增长。

比特币奖励应用Lolli传播负责人Aubrey Strobel说:“Lolli的大多数商家都有线上服务,食品和必需品零售商如Safeway和Vitacost等销售额翻了一番。人们对COVID-19大流行的反应使我们前几周的销售额急剧增加。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远程工作,接下来的几周内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

但她也提醒用户:“没人知道病毒会持续多长时间以及它的宏微观影响。但比特币的原则仍是正确的,关于比特币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Lolli的合作伙伴之一Safeway在17个州(包括病毒肆虐的加利福尼亚和华盛顿)拥有894个分店。 Lolli奖励其在线顾客satoshis币,还安排了餐馆配送应用Postmates和Caviar以及提供宠物食品配送服务的PetSmart。

由Zap发布的闪电应用Strike在付款交易超出预期后差点崩溃。 Zap首席执行官Jack Mallers表示,在处理了大量的比特币交易后,该钱包“上周创下了历史新高”。

Strike于1月下旬刚刚启动,每月预计结算价值约1比特币的交易。Mallers说:“公司原本没有预计那么多的交易量。我不得不紧急电话我们的交易伙伴,以确保应用不会崩溃。”

Strike的工作原理是代表商家转换和结算比特币付款,因此零售商永远不必“接触”此资产。这意味着通过Strike付款的每笔交易都是“固定的短比特币”。 Mallers使用实时交易算法来保持其风险敞口不变,并通过其OTC平台设置自动借贷限额来弥补这些空头头寸,如果超过此头寸将阻止用户完成交易。

Mallers说:“很多人都在囤货,购买沃尔玛和CVS礼品卡。当比特币的波动性上升时,人们会增加支出-赚了钱的人倾向于消费。”

一家特拉维夫的钱包初创公司ZenGo,客户遍布70个国家或地区,其首席执行官Oriel Ohayon表示利用加密货币汇款或付款的人数也创下了纪录,使用非托管钱包进行的交易周环比增长了300%。

但Ohayon并不确定这是由冠状病毒引起的,还是属于1月份自然增长趋势的一部分。

另一个非托管支付渠道Bitrefill的首席执行官Sergej Kotliar表示:“在没有任何科学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很难注意到“恐慌性购买”中的趋势。对我们来说,比囤货更大的影响是比特币价格的波动。”

从经验来看比特币价格的下跌会导致交易的暂时增加。不过,Kotliar表示如果在最初的交易激增后价格仍然低迷,Bitrefill应用程序的使用将趋于平稳。

同样,因安全、私密和防审查功能而备受吹捧的支付处理器BTCPay可能也看到了用户活动的激增,但其创始人无法证实。

化名Pavlenex的BTCPay创建者说:“ BTCPay是自我托管软件,我们不会收集用户数据或交易数据。”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May

本文来自币爱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Messari创始人:美国政府是比特币的最后一个对手

发表评论